小泉和

求粉!互粉!

故梦【记云梦双杰】

接上文
求粉!求粉!求粉!
OK?



魏无羡猜想大概是江澄太讨厌自己了,所以死后也要托梦不让自己回来。
说是讨厌,也是魏无羡自欺欺人的想法,不是讨厌他,是恨。
江晚吟恨魏无羡。


离开莲花坞后魏无羡原以为噩梦就会停止。可不料,回了云深不知处也照样做噩梦。
几乎夜夜惊醒,醒来时满头大汗。可魏无羡不敢告诉蓝湛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好自己寻了个密术去招灵。
他魏无羡要找江澄问清楚,到底有多恨。



寻了个深山老林僻静处,布好阵法,燃起一枝香。
魏无羡所用的密术可以召唤出逝者的灵,但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随着香烟袅袅升起,一个紫色的身影出现在魏无羡的眼前。
灵体状态的江澄有些可笑。
只有上半身是实体不说,更重要的是江澄的下半身是以一小缕烟雾的形式存在。
此时的江澄像是没有意识到一样,依然是板着脸,双手交叉于胸前,冷冷地盯着魏无羡。
“嗨,江宗主。”魏无羡讪笑到。
早在布阵前魏无羡就决定好了,要速战速决,问清楚就行,绝不拖沓。
可当江澄出现时,魏无羡的心里就开始感到莫名其妙的委屈。
凭什么啊,都怪你江澄,死了也要折腾我魏无羡,害得我有家不能回,还摆出这副臭屁样。
江澄并不理睬,只是挑了挑眉。
“嗯…是这样的啊,江澄。”
魏无羡说的极慢,像是在小心翼翼措辞。
“我想问你个事……”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又猛地呼出来,道
“江澄你恨我吗?”
烟雾猛地一抖,魏无羡已经辨认不出江澄的表情。
只听见江澄道:
“恨,当然恨。”
听到江澄的答案,魏无羡到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听当江澄亲口说出“恨”的时候,魏无羡觉得心里对江澄的负罪感减轻了些许。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剖还金丹给江澄时一般。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恨你了魏无羡。”江澄轻声道
江澄轻描淡写的样子,好像在说,魏无羡是个傻子。
魏无羡骤时呼吸一紧。
不恨了?
“江澄?你说不恨了?”魏无羡连声追问道
“恨你?魏婴,别自视甚高了。谁要把感情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滚吧,我不恨你了。”江澄说着,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可是,江澄…”
魏无羡还想追问,可一炷香的时限已到,烟雾晃了晃便消失了。
魏无羡跪坐在地上,双眼呆滞。
不恨了。
江晚吟不恨魏无羡了。
你怎么可以不恨我了,江澄!
恨我啊!求求你了,继续恨我啊!

故梦【记云梦双杰】

假设江澄死了。
求粉!求粉!求粉!
OK?


江澄死了。
魏无羡一开始怎么都不信。他还抱着一坛天子笑和蓝二打赌,堵多少天后就会看见江澄冷着脸说有几个活腻了的被他给一鞭子抽死。魏无羡赌3天。
可直到那天下午他回到莲花坞见到江澄的尸体时,他才晓得江澄死了。
别说3日,连半日都没有。就这么死了。
江澄死的突然,但幸好此时金凌已可独当一面,倒是没有什么叫他魏无羡来操心。
魏无羡无事可做,便在莲花坞里左右看看。自从上次收拾了金光瑶后他回莲花坞的次数少的可怜,而且就算是回了莲花坞也未曾留下过夜过。
要问原因嘛,就是只要一回莲花坞魏无羡就会做噩梦,有时甚至魏无羡起了回莲花坞的心也会做噩梦。
梦里江澄对自己吼道:
“你若执意要保温家,我便保不住你!”
也许是从那时自己回答:“弃了吧……”开始,就失去了踏进莲花坞的资格。
丧礼一直折腾到半夜,魏无羡理所当然地留了下来。当他阖眼入梦时,魏无羡依稀梦见了江澄。
梦里的江澄一身血淋淋的,阴沉着脸对他道:
“谁叫你回来的?晚了!”
惊醒之后,再也无法入睡。

【薛晓】饴糖

莫名脑洞
短到疑似占tag



多年后,至少是晓星尘死了多年后。
薛洋终是从宋子琛手中抢回了锁灵囊。
锁灵囊中晓星尘的魂魄在宋子琛的努力下,也积攒了不少,已经可以化为有形之物了。
薛洋掂了掂手中的锁灵囊,咂巴咂巴嘴,打开了锁灵囊。



没别的什么,只有一颗饴糖。

故梦【记云梦双杰】

接上文
有妹儿说怎么就没了,是不是魏无羡不行
嘻嘻嘻嘻
是我不行
求粉!求粉!求粉!
OK




其实这个吻接的一点也不草率
话说两人缩进了一间偏房,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盯着。谁也不肯先踏出那一步。
最终,还是魏无羡率先打破了沉默,像是安慰似的道:“江澄你放心,这周围蓝湛都看过了,没人会知道我们干了什么。”
江澄阴沉着脸,眉宇间尽是翻腾的杀气。
什么叫没人了?!蓝二你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我是几个意思?!怕我跟你抢男人吗?!你咋不叉个腰?
“他,不得在这。”江澄眉头一皱,抬手指着门口的蓝二。
“诶?!不行啊,二哥哥走了谁来给你做示范?”魏无羡说着,还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来。
exm?!做示范?你们欺负我单身有点过分啦啊!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好伐!
最终,二哥哥还是被赶了出来。
蓝湛:“啧。”


狭小的房间内空气不太流通,又加之心境影响,江澄只觉得脸上一片燥热,心想一定要找个机会把这间房子改成茅房,免得以后魏无羡看见还会取笑他一番。
“喂,江澄,我要亲你了。”仍是魏无羡先开口,
江澄只觉一阵口干舌燥,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有无奈,有厌倦,也有丝丝缕缕的得意。
感觉到自己古怪的心情,江澄人命似的闭上了眼。
双手不由得握成拳。
算了,就把那十三年当做是大梦一场罢了……
魏无羡瞧着江澄面上一阵绯红,连眼睫毛也因紧张在微微颤抖,心中一阵好笑。
笑嘻嘻地捧起江澄的脸,先是在额头落下一个吻,紧接着是眼睑、鼻子,脸颊,最后在江澄的嘴上啄了那么一下,还坏心眼的伸出舌尖舔了一舔。
江澄顿时浑身一颤,却被魏无羡拥入了怀中
之间魏无羡笑吟吟的道:“感觉如何啊,师妹?”

故梦【记云梦双杰】

这次是个无脑小甜饼
嘻嘻嘻
求粉啊!求粉啊!求粉啊!
ok

魏无羡一觉醒来后怀疑自己还在梦中
如果不是在梦中,那就是掉进了地狱,名为江澄的地狱。
“为毛每个人都长了一张江澄的脸啊!!!!”
魏无羡跪在院子里仰天长啸。
昨夜他和他家二哥哥留宿莲花坞,结果今早一醒来就发现“江澄”穿着蓝二的衣服搂着自己。
魏无羡当场就爆炸了。
“江江江江江澄,我只当你是好兄弟,虽然我们以前小时候的确一起睡在一张床上过,不过……”
魏无羡这边还在纠结,那边蓝湛就已经醒来了,睁眼就只见魏无羡在自己怀里一脸懵逼,嘴里还念念碎,于是将人楼搂得更紧一些,道:“怎么了?”
而当这一切在魏无羡的视角看来,简直就是日了个狗!
“江澄”把自己搂得更紧,然后用蓝二的声音问“怎么了?”
                 怎么了?夭寿了啊!!!
等等,蓝二的声音?再加上“江澄”身上的衣服……
魏无羡不确定的小声问:
“二哥哥,是你吗?”
蓝湛点点头。
“夭寿啦!二哥哥的脸变成江澄那张死鱼脸了!”
蓝湛听了,不解的起身望向桌子上的镜子。一番查看后确定仍是自己那张帅脸,转身看向魏无羡,道:
“发生了什么?”
待魏无羡如泣如诉的将完后,蓝湛皱起了姣好的眉,道:
“我曾在云深不知处的藏书中瞧见过这种事例。这是一种及其无意义、恶劣的咒术,中咒者会江所有人的脸看成一个人的脸,唯一的解咒方法……”
蓝二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犹豫如何措辞,
“唯一的解咒方法就是……吻”
“吻吻吻吻吻吻吻!谁的吻?!二哥哥你快亲我一口!”
“我的吻无用,唯有你所能看见的人的吻才可解咒。”
听着蓝二的话,魏无羡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江澄的吻?!
             还不如给他个痛快!
魏无羡套好衣服就往外冲,果不其然,所有人的脸都变成了江澄!
扫地的是江澄,打理花草的是江澄,就连寄养在莲花坞的仙子都有一张江澄的脸!
此情此景,魏无羡不免一阵悲痛,又是一阵仰天长啸。
“魏无羡!一大清早就给我在这里鬼哭狼嚎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魏无羡循声望去,一群江澄走了过来,为首的那个面色愠恼,手里拿着的紫电正滋滋作响。至于后面跟着的江澄,怕是新来的女弟子,个个酥乳微颤。
              妈蛋,辣眼睛啊!
辣眼睛是辣眼睛了一点,但只有江澄才能救自己,想到这,魏无羡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抱住那个拿紫电的江澄就大喊救命。
“救我啊,师弟!”
“滚滚滚,你个死给,滚开点。”
但耐不住魏无羡的软磨硬泡,江澄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所以说你中了一个很古怪的咒?”
“嗯嗯!”
“而且只有我能解?”
“嗯嗯!”
“好吧……说说我该怎么做”
魏无羡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难得的不好意思的说:
“就就就亲我一口……”
还不等魏无羡多说,就只见江澄挥着紫电劈了下来
“滚!!!!!”

以下省略万字血腥场面……

最终,江澄还是答应了魏无羡,两人偷挤进一间偏房,这种事若是叫外人看见了,叫他江宗主颜面往哪放!
于是就草率地吧唧了一口。

没了。

故梦【记云梦双杰】

说到江澄,定会想到“江家家主”、“三毒圣手”或是“魏无羡的师弟”这类的字眼。
可若去掉那个“江”字,单论其人,怕是只得叹一句:
“真真是像尽了虞紫鸢”
且不论长相,单是那一身傲骨就足以叫人抚掌惊叹
而他倆最相像的,是那一生一次的错付情深

故梦【记云梦双杰】

关于一直单身
江澄其实自己心里清楚原因
在魏无羡死的第一年里,江澄教人给他算上了一卦。
就单算一个姻缘。
那算命的也不神神叨叨,就留了句话叫江澄自己参透。
江澄听了那句话后,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哑着嗓子,将那句话念了无数遍:




“深情无奈寄薄情”

故梦【记云梦双杰】

1.幼时的江澄最盼望过节
每逢过节,整个莲花坞便会张灯结彩,邀来亲朋满座,好不热闹。
到也不是江澄喜欢热闹,他仅仅想着的,是虞紫鸢因佳节的气氛稍稍缓和的,不再冷若冰霜的侧脸。







也许还会有……

羡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羡澄

“江晚吟已经疯魔了”


十三年

整整十三年

江澄找了魏无羡十三年

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十三年只不过是弹指一瞬

但它却教会了江澄一个道理

“亲人和情人终究是不一样的”

蓝湛问灵十三载换来的是“白首不相离”

江澄苦等十三载却永远也换不来答案


“凭什么?凭什么不告诉我?”

凭什么?就凭你是江晚吟,就凭是你陪着魏无羡长大,就凭你轻易相信了魏无羡说的那句

“将来你做江家的家主,我做你的下属,永远不背叛你,不背叛江家”



江晚吟,你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