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和

求粉!互粉!

画棠

少锦同人哈哈哈哈
刷一发冷cp
求粉!求同好!



鹰棠#



"聘聘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
袁小棠站的远远的,出神的望着一身清装,挽起头发的季鹰。
季鹰拿着笔入神的写着些什么。
“季鹰,你在写什么?”袁小棠问
季鹰只是微微回头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为何不自己过来看看?”
袁小棠便挪着步子,立在季鹰背后,俯下身子,发丝堪堪擦过季鹰的耳廓。
这是一副画,画中人螓首蛾眉,巧笑倩兮。更引袁小棠注意的,是那画中女子竟与他有几分相似。只是少了几分桀骜,多了几分温软。
不多想的,袁小棠问到:
“她是谁?”
闻言,季鹰搁了笔,转身冷目看着袁小棠道:“我只叫你看,可有叫你多问了?”
袁小棠瘪瘪嘴,不再做声,只是静静地立着,看季鹰一笔一笔虔诚地勾勒着女子的轮廓。
时值初冬,袁小棠中衣之上只有一件薄薄的外衫,他倒是不觉冷,可在旁人看来却颇显萧瑟。
季鹰再次搁笔,对袁小棠道:“你伤还未大好,就敢连件衾子都不穿就到这冷风中放肆,还真是后生可畏啊。”
对于季鹰的那副德行,袁小棠早就晓得了。不过是喜欢把好话说的难听些。但袁小棠又不愿矮了气势,反驳道:“你若是担心我的伤,就把我放回家去,把我囚在这里,伤口怎么好的起来。”
话刚出口,袁小棠就有些后悔,季鹰那话的意思不过是叫自己多穿件衣裳,怎么又管不住嘴的顶了回去。
他在那懊恼着,季鹰也不搭腔。只是起身到屋里拾了件厚衾子,抛给了袁小棠。
复又拾起笔,继续描画着。
好似又觉不妥,转身对刚套好衣服的袁小棠道:
“回去之事,以后莫得再提。”

评论(7)

热度(21)